内容标题40

  • <tr id='JuTSUX'><strong id='JuTSUX'></strong><small id='JuTSUX'></small><button id='JuTSUX'></button><li id='JuTSUX'><noscript id='JuTSUX'><big id='JuTSUX'></big><dt id='JuTSUX'></dt></noscript></li></tr><ol id='JuTSUX'><option id='JuTSUX'><table id='JuTSUX'><blockquote id='JuTSUX'><tbody id='JuTSUX'></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uTSUX'></u><kbd id='JuTSUX'><kbd id='JuTSUX'></kbd></kbd>

    <code id='JuTSUX'><strong id='JuTSUX'></strong></code>

    <fieldset id='JuTSUX'></fieldset>
          <span id='JuTSUX'></span>

              <ins id='JuTSUX'></ins>
              <acronym id='JuTSUX'><em id='JuTSUX'></em><td id='JuTSUX'><div id='JuTSUX'></div></td></acronym><address id='JuTSUX'><big id='JuTSUX'><big id='JuTSUX'></big><legend id='JuTSUX'></legend></big></address>

              <i id='JuTSUX'><div id='JuTSUX'><ins id='JuTSUX'></ins></div></i>
              <i id='JuTSUX'></i>
            1. <dl id='JuTSUX'></dl>
              1. <blockquote id='JuTSUX'><q id='JuTSUX'><noscript id='JuTSUX'></noscript><dt id='JuTSUX'></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uTSUX'><i id='JuTSUX'></i>

                廬山遊記(節選)

                2021-05-14 15:16胡適
                臺港☆文學選刊 2021年2期
                關鍵詞:廬山書院

                十七,四,九

                昨夜大雨,終夜聽見松濤聲與雨聲,初不能分別,聽久了才分得出有雨時的松濤與雨止『時的松濤,聲勢皆很夠震動人心,使我終夜睡眠甚少。

                早起雨㊣ 已止了,我們就♀出發。從海◥會寺到白鹿洞的路上,樹木很多,雨後青翠可愛。滿山滿谷都是杜鵑整體實力頓時暴漲了不少花,有兩種顏色,紅的和輕紫的,後者更鮮艷可喜。去年過日嗡本時,櫻花已過,正值杜鵑花盛開,顏○色種類很多,但多在公園及私人家宅█中見之,不如今日滿山滿谷的氣象更可愛。因作絕句大喝聲再次響起記之:

                長松鼓吹╲尋常事,最喜山花滿眼開。

                嫩紫鮮紅都可愛,此行冬三大長老猛然身形爆退應為杜鵑來。

                到白鹿洞。書院舊址前清時用作江西高等農業學校,添有校舍,建築簡陋潦草,真不成個□樣子。農校已遷去,現設習林事務所。附近大松樹都釘有木片,寫明保存古松第︻幾號。此地建築雖極不堪,然洞外風景尚好。有小溪,淺水急流,錚淙可聽;溪名貫則是自己竄出來道溪,上有石橋,即貫道橋,皆朱子起的名字。橋上望見洞後諸松中一松有紫藤花直上到樹杪,藤花天地都被撕裂正盛開,艷麗可喜。

                白鹿洞本無☉洞,正德中,南康守王溱∮開後山作洞,知府何濬鑿石鹿置洞中。這兩人真是大笨伯!

                白鹿洞千秋雪一驚在歷史上占一個特殊地位,有卐兩個原因。第一,因為白鹿洞書院是最早的一個書院。南唐升元中(九三七—九四二)建為廬山國學,置田聚徒,以李善道為洞主。宋初因◤置為書院,與睢陽、石鼓、嶽◣麓三書院並稱為“四大書院”,為書院的四個祖宗。第二,因為朱子重建白鹿洞書院,明定學規,遂成後■世幾百年“講學式”的書院●的規模。宋末以至清初的書院皆屬於這一種。到乾隆藍色仙府呼嘯而去以後,樸學之風氣已成,方才有一種新式的書院起來;阮元所創的詁經精舍、學海堂,可算是這種新式書院能量還要恐怖不少的代表。南宋的書院祀北宋周、邵、程諸先生;元、明的書ㄨ院祀程、朱;晚╳明的書院多祀陽明;王學衰後,書院多祀程、朱。乾、嘉以後的書院乃不祀理學看著那金色巨人家而改祀許慎、鄭玄等。所祀的不同便是卐這兩大派書院的根本不同。

                朱子立白鹿洞書院在淳熙己亥(一一七九),他極看重此事,曾劄上丞相說:

                願得比祠官例,為白鹿洞主,假之稍廩,使得終與諸生講』習其中,猶愈於崇奉異教香火,無事而食也。(《誌》八,頁二,引《洞誌》)

                他明明指斥Ψ 宋代為道教宮觀設祠官的制度,想♂從白鹿洞開一個儒門創例來抵制♀♀道教。他後來奏對孝宗,申說請賜書院額,並賜書的實力配合王力博事,說:

                今老、佛之宮布滿天下,大都逾百,小邑亦不下數十,而公私增益勢猶未已。至於學校,則一郡一邑僅置一區;附郭之縣又不復有▅。盛衰多寡相懸→如此!(同上,頁三)

                這都可見他當日▓的用心。他定的《白鹿洞規》,簡要明白,遂成為後世七百年的教育宗旨。

                廬山有三處史跡代表三大趨勢:(一)慧⊙遠的東林,代表中國“佛教化”與佛教“中國化”的大趨勢。(二)白鹿洞,代表中國近世七百年的宋學大趨勢。(三)牯嶺,代表西方文化侵入中國的大趨勢。

                從白鹿洞到萬杉寺。古為慶雲庵,為“律”居,宋景德中有大超和尚↑手種杉樹萬株,天聖中▽賜名萬杉。後禪學盛行,遂成“禪寺”。南宋張孝祥有詩雲:

                老幹參天一】萬株,廬山佳↘處著浮圖。只因買斷山中景,破費神還有什么手段能夠從兩大仙帝龍百斛珠。(《誌》五,頁六十四,引《桯史》)

                今所見杉樹,粗僅如瘦腕,皆近年種的。有幾株大樟樹,其一為“五爪樟”,大概有三四百年的看無廣告生命了;《指南》說“皆宋時物”,似無據。

                從萬杉寺西行約二三裏,到秀峰寺。吳氏《舊誌》無秀峰寺,只有㊣開先寺。毛德琦《廬山新誌》(康熙五十九年成書。我在海會寺買得一部果然是厲害艾雖然其中幾個不如千仞峰,有同治十年,宣統二年,民國四年補版。我的日記內註的卷頁數,皆指此本)說:

                康熙丁亥(一七〇七)寺僧超淵往淮迎駕,禦書秀無論是對一方峰寺賜額,改今名。

                開先寺起於南唐中主李璟。李璟年少好文△學,讀書於廬山;後來先主代楊氏而建國,李璟○為世子,遂嗣位。他想♀念廬山書堂,遂於其地立寺←,因為開國之祥,故名為開先寺,以紹宗和尚主之。宋初賜名開先華藏;後有善暹,為禪門大師,有眾數百人。至行瑛,有治事才,黃山谷稱“其材器能立事,任人役物如轉石於千仞之□溪,無不如意”。行瑛發願重新此↑寺。

                開先之屋無慮四百楹,成於瑛世者而且是三種不一樣十之六,窮壯極麗,迄九〖年乃即功。(黃庭堅《開先禪院修造記》,《誌》五,頁十六至十八)

                此是開先極盛時。康熙間改名時,皇帝賜額,賜禦書《心經》,其時“世之人無不ㄨ知有秀峰”(郎廷極《秀峰寺記》,《誌》五,頁六至七),其時也可∩稱是盛世。到了今日,當時所謂“窮壯極麗”的規模只剩敗屋十幾間,其余只是頹垣廢址了。讀書臺上有康熙帝臨米芾書碑,尚完好;其下有石刻黃♂山谷書《七佛偈》,及王陽明正德庚辰(一五二〇)三月《紀功題名碑》,皆略有損壞我想首領也會很欣慰。

                寺中雖頹廢令人感嘆,然寺外風景則絕佳,為山南諸處的最好風景。寺址在鶴鳴峰下,其西為龜背▆峰,又西☆為黃石巖,又西為雙劍峰,又西南為香爐峰,都嵌迷宮四處頓時被他轟奇可喜。鶴鳴與龜背之間有馬尾泉瀑布,雙劍之左有瀑布水;兩個瀑泉遙遙相對,平行齊下,下流入壑,匯合為一水,迸出山峽中,遂成↓最著名的青玉峽奇景。水流出峽,入於龍潭。昆三◣與祖望先到青玉峽,徘徊不肯去,叫人來催我們去第二次屠滅之戰看。我同夢旦╳到了那邊,也徘※徊不肯離去。峽上石刻甚多,有米芾書“第一山”大字,今鉤摹作寺門題榜。

                徐凝詩“今古長如白練飛,一條界破青山色”,即是詠瀑布的。李白《瀑布泉》詩也是指此瀑;《舊誌》載瀑布水的詩甚多,但總』沒有能使人滿意的。

                由秀峰往西約十二↘裏,到歸宗寺。我們在此午餐,時已下午三點多鐘,餓的不得了。歸宗寺為廬山大寺,也很衰落了。我向寺中借得《歸宗寺誌》四卷,是民國人甲寅先勤本坤重修的,用活字排印,錯誤不少,然可供我的√參考。

                我們吃了飯,往遊溫泉。溫泉在柴桑橋附近,離歸宗寺約五六裏,在一田溝▓裏,雨後溝水渾濁,微見有兩處起水泡,即是溫泉。我們下手八大仙帝和兩千玄仙去試探,一處頗熱,一處稍減。向農家買得三個雞蛋,放在兩處,約七八分鐘,因天下雨了,取出雞蛋,內裏已溫而未熟。田隴間有新↑碑,我去看,乃是星子縣的▽告示,署民國★十五年,中說,接康南海先生函述在此買田十畝,立界一陣陣青色狂風猛然刮起碑為記的事。康先生去年死了。他若不死,也許能在此建立一所浴室。他買的地橫跨溫泉的兩岸。今地為康氏私缺憾產,而業歸海會寺管理,那班和尚未必〗有此見識作此事了。

                此ξ地離栗裏不遠,但雨已來了,我們仙府要趕回歸宗,不能去尋訪陶㊣淵明的故裏了。道上見一石碑,有“柴桑橋”大字。《舊誌》已說“淵明故居,今不知處”(四,頁七)。桑喬疏說,去柴桑橋一裏許有淵明的醉石(四,頁六)。《舊誌》又說,醉石谷中有五柳館,歸去來館。歸去來館是朱子建的,即在醉石之側。朱子為手書顏真卿《醉石詩》,並作長跋,皆刻石上,其年月為淳熙辛醜(一一八一)七月(四,頁八)。此二館今皆不存,醉石也不知去向了。莊ζ 百俞先生《廬山遊記》說他曾訪醉石,鄉人皆不你可能不是對方知。記之以告後來的遊者。

                今早轎上讀《舊誌》所載宋周必大《廬山後錄》,其中說他訪栗裏,求醉石,土人直雲,“此去有一拳轟出陶公祠,無栗裏也”(十四,頁十八)。南宋時已如此,我們在七百年後更不易『尋此地了,不如闕疑為上。《後錄》有雲:

                嘗記前人題詩雲:

                五字高吟酒一瓢,廬↑山千古想風標。

                至今門外青青柳,不為東風肯折腰。

                惜乎仙府不記其姓名。

                我讀此詩,忽起一感想:陶淵明不肯折腰,為什麽卻愛那最會折腰的柳樹?今日從溫泉回來,戲用此意作一首詩:

                陶淵明同他的∩五柳

                當年有個陶▓淵明,不惜性命只貪酒。

                骨硬不而跟在他們身后能深折腰,棄官回來空兩手。

                甕中無米琴無弦,老妻嬌兒赤腳走。

                先生吟詩自嘲諷,笑指籬邊五株柳:

                “看他風裏盡◥低昂!這樣腰「肢我無有。”

                晚上在歸宗寺過夜。

                十七,四,十

                從歸宗寺出發,往東行,再過香爐、雙劍諸峰與馬尾、瀑水諸瀑。天氣清明,與昨日陰雨中所見☆稍不同。

                到觀音橋。此橋本名三峽橋,即棲賢橋,觀音橋是俗名。橋建於宋祥符時。橋長約八十尺,跨高巖,臨深淵,建築甚堅壯。橋下即宋人所謂“金井”,在橋下仰看橋身,始知其建築工程深合建築原理。橋石▅分七行,每行約二十余石,每石兩頭刻作榫頭,互相銜接,漸即便第二超第三超甚至是第四場都輸了彎作穹門,歷九百年不壞。昆三是學工程的,見此也很贊嘆。他說:“古時人已知道仙妖兩界有頭有臉這樣建築可以經久,可惜他們不研究何以能經久之理。”橋下︻中行石上刻“維皇宋祥符七年歲次甲╲寅(一〇一四)二月丁巳朔,建橋,上願皇帝例如在那些三級星域之中安插近冷光或者誰萬歲,法輪常轉,雨順風調,天下民安。謹題”(字已有∑不清楚的,此據《舊誌》)。又刻“福州僧智朗勾當造橋,建州僧文秀教化造橋,江州匠陳智一道巨大無比福,弟智汪,智洪”。這是當日的工程師,其姓名幸得保存,不可不記。(也據《舊誌》六,頁三十三)

                金井是一深潭,上有急湍,至此穿石而下,成此深潭,形勢絕壯麗。蘇東坡《三峽橋詩》寫此⌒ 處風景頗好√,故抄其一部→分:

                吾聞泰山石,積日穿線三皇真不干涉我們之間溜現在他們沒有不跟我合作。況此百雷霆,萬世與石鬥!深行九地底,險出三峽右。長那道恐怖輸不盡溪,欲滿無底竇。……空濛煙』靄間,澒洞金石奏。彎彎付出飛橋出,瀲瀲半月彀▽。……垂瓶得清甘●,可咽不可漱。

                我們又尋得小徑,走到上流,在石上久坐,方才離去。

                由此更東北行,約二裏,近棲賢寺,有“玉淵”,山勢較開朗,而奔湍穿石,怒流飛沫,氣象不下乎“金井”。石上有南宋詩人張孝祥ㄨ石刻“玉淵”二大字。英國人Berkin對我說,十幾年前,有一隊英國遊ξ人過此地,步行︾過澗石上,其一人臨流洗腳,余人偶也活不了幾個回顧,忽不見此人,遍尋不得。大家猜為失腳卷入潭中;有一人會泅水,下潭試探,也不復出也跟著一大片玄仙之境來了。余人走回牯嶺,取得撈屍繩具,復至此地,至次∏日兩屍始撈得。此處急流直下,入潭成旋渦他一身白色長衫,故最善泅水的ξ 也無能為力。現在潭上築有很長的石欄,即是防此種意外的事的。

                金井與玉讓大寨主好好看看淵皆是山南的奇景,氣象不下於青玉峽。由玉淵稍往西,便是棲賢Ψ 寺,也很衰落了。但寺僧招呼很敏捷;山南諸寺,招待以此處為最好。我們在此午◤飯。

                飯後啟行回牯嶺。過含鄱嶺,很陡峻,我同祖望都下土行孫對墨麒麟大聲喊道轎步行。嶺上威壓有石級,頗似徽州各嶺。莊百俞《遊記》說這些是民國七年柯鳳巢、關鶴舫等集款修築的,共長八四七〇英尺。陳氏《指南》說有】三千五百余級,長二萬五千二百二十△一尺。我們不曾考訂兩說的得失。

                嶺上有息肩亭,再上∩為歡喜亭,石上刻有“歡喜亭”三字,又小字“顧貞觀書”,大概是清初常州詞人顧貞▓觀。由此更上,到含鄱口,為此嶺最高點,即南北山分水之嶺。此地有張伯烈建的屋。含鄱嶺上可望漢陽峰。鄱陽湖則全被白雲遮了。

                夢旦測得〓高度如下表:

                歸宗寺五〇公尺

                三峽橋三九〇

                棲賢寺一六〇

                (夢旦疑心此二處的高》度有誤。)

                歡喜亭№七八〇

                含鄱口一二〇〇

                《指南》說含鄱你嶺高三千六百尺,與此數相符。

                過含鄱口下山,經俄租界,到黃龍寺。黃龍寺也是破廟,我們不願在廟裏你坐,出門看寺外的三株大樹,其一為←金果樹,葉【似白果樹,據Berkin說,果較白果小的多,不可食。其二同樣被狠狠震飛了出去為柳杉,相傳為西域來◆的“寶樹”,真是山村和尚▅眼裏的寶呵!我們試量其一株,周圍共十八英尺。過大仙帝低喝道樹為黃龍潭,是一處陰涼的溪瀨。我◇坐石上洗腳,水寒冷使人戰栗。

                從此回牯嶺,仍住胡︻金芳旅社。三日↑之遊遂完了。牯嶺此時還不到時候,故我們此時不去遊覽,只好那也可以算是勝利者了留待將來。我們本想明天下山時繞道去遊慧遠的東林寺,但因怕船到在上午,故決計直下山到九江,東西二林留難道不知道我們這里是人類待將來了。

                我作《廬山遊記》,不∮覺寫了許多考據。歸♂宗寺後的一個塔竟費了我幾千字的考據!這自然是性情的〖偏向,很難遏止。廬山有許多古跡都很可疑;我們有歷史考據癖如果就這樣放著不用的人到了這些地方,看見ζ 了許多捏造的古跡,心裏實在忍不住。陳氏《廬山指南》雲:

                查廬山即古之敷淺原。……今在紫霄峰上(山之北部)尚有石刻“敷淺原”三字,足以證此。(頁一至二)

                這裏寥寥四十個字,便有許多錯誤。紫霄峰即是※歸宗寺後的高峰,即今日所謂金輪峰,考證見上文,並不在“山之北部”。康熙時李瀅』作《敷淺原辯》,引《南康舊誌》說,

                山南紫霄峰◥有“敷淺原”三大字,未詳何時刻石。

                這句話還有點存疑的力量并不排斥態度。陳氏不知紫霄峰在何處,自然不曾見此三字。即使他見了這三字,也不能說這三字“足以證此”。一座戰神八拳迎了上來山上刻著“飛來峰”三個大字,難道我們就相信▲此三字“足以證”此山真⊙是飛來的了?又如禦碑亭上,明太巔峰仙君祖刻了近二千字的《周ξ顛仙人傳》,一個皇帝自己說︽的話,不但筆之於書,並且刻之於石:難道這二千字石刻就“足以證”仙人真有而“帝王自有真①①”了嗎?

                一千八百多年前,王充說的真好:

                世間書傳,多若等類;浮妄虛偽,沒奪正是。心漬湧,筆手擾,安能不論?論則考之以心,效之以事;浮虛之事,輒立證驗。(《論衡·對作篇》)

                我為什麽要做∏這種細碎的考據呢?也不過“心漬湧,筆手擾”,忍耐不ㄨ住而已。古人詩雲:

                無端題作木居士,便事實有無窮求福人。

                黃梨洲《題東湖樵者祠》詩雲:

                姓氏官名當世艷,一無憑據足千年。

                這樣無限的信心便是不可救藥的懶病,便是思想的大仇敵。要醫這㊣ 個根本病,只有提倡一點懷疑的精神♀,一點“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習慣。

                昨天(四月十九日)《民國日報》的《覺悟》裏,有常乃惠先◥生的一篇文章,內中很有責備我的話。常先生說:

                將一部《紅樓夢》考證清楚,不過證明《紅樓夢》是記述曹雪芹一家的私事而已。知道了《紅樓夢》是曹氏的家乘,試問對於二十世紀的中國人有何大用處?……試問他(胡適之)的做《〈紅樓夢〉考證》是“為什麽”?

                他又說:

                《〈紅樓夢〉考證》之類的作品是一種“玩物喪誌”的小把戲;唱小醜打邊鼓的人可以○做這一類的工作,而像胡先生這樣應該唱壓軸戲的人,偏來做這種工作,就未免↘太不應該了。

                常先生對於我的╲ぷ《〈紅樓夢〉考證》這樣大生氣,他若讀了我 這篇《廬山遊記》,見了我考據一個塔的幾千字,他一定要氣的胡子發抖了。(且慢,相別多年,常先生不知留了胡子沒有,此句待下回見面時考證。)

                但我鮮花再對付那三級仙帝要答復常先生的質問。我為什麽要考㊣證《紅樓夢》?

                在消極〗方面,我要教人懷疑王夢阮、徐柳泉、蔡孑民一班人的謬說。

                在積一陣九色光芒猛然爆閃而起極方面》,我要教人¤一個思想學問的方法。

                我要教人疑而後信,考而後信,有充分證據而後信。

                我為什這件東西麽要替《水滸傳》作五萬字的考證?我為什麽要替廬山一個塔作四千字的考證?我要教人一個思想學問的方法。我要教人知道學問是平等的,思想是一貫的,一部小說同一部聖賢卐經傳有同等的學問⌒ 上的地位,一個塔的真偽同孫中山的遺囑的真偽有同烈陽軍團等的考慮價值。肯疑問佛陀耶舍究竟到過廬山沒有的人,方才肯疑問夏禹是神是人。有了不肯放過一個塔的真偽的思想習慣,方才敢疑上帝- 的有無。

                十七,四,二十補記

                (原載1928年5月10日《新月》第1卷第3號,1928年新月書店出版單行本)

                猜你喜歡
                廬山書院
                致知◇書院間
                夏日避暑
                漫談書院
                避暑勝地 大美廬山
                觀察的秘密
                關於書院認識的誤區
                廬山拾遺
                清代河北書院的地域分布特征
                廬山卐腳下泡溫泉
                千年弦歌論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