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标题14

  • <tr id='iURPx0'><strong id='iURPx0'></strong><small id='iURPx0'></small><button id='iURPx0'></button><li id='iURPx0'><noscript id='iURPx0'><big id='iURPx0'></big><dt id='iURPx0'></dt></noscript></li></tr><ol id='iURPx0'><option id='iURPx0'><table id='iURPx0'><blockquote id='iURPx0'><tbody id='iURPx0'></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URPx0'></u><kbd id='iURPx0'><kbd id='iURPx0'></kbd></kbd>

    <code id='iURPx0'><strong id='iURPx0'></strong></code>

    <fieldset id='iURPx0'></fieldset>
          <span id='iURPx0'></span>

              <ins id='iURPx0'></ins>
              <acronym id='iURPx0'><em id='iURPx0'></em><td id='iURPx0'><div id='iURPx0'></div></td></acronym><address id='iURPx0'><big id='iURPx0'><big id='iURPx0'></big><legend id='iURPx0'></legend></big></address>

              <i id='iURPx0'><div id='iURPx0'><ins id='iURPx0'></ins></div></i>
              <i id='iURPx0'></i>
            1. <dl id='iURPx0'></dl>
              1. <blockquote id='iURPx0'><q id='iURPx0'><noscript id='iURPx0'></noscript><dt id='iURPx0'></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URPx0'><i id='iURPx0'></i>

                復活傳奇(上)

                2021-05-11 05:36安昌河
                故事會 2021年9期
                關鍵詞:漏勺紅薯

                第一章·化妝師

                詭異的差事

                這天中午,作家安昌河正坐在家中喝茶,突然手機一陣響——是陌生號碼。安昌河猶豫著點了“接聽”,手機還沒湊到耳朵邊』兒呢,就聽話筒裏傳來一↘個男人慌慌張張的聲音:“哥,你要救我!”

                來電話的人叫余元,安昌河和他不算▅很熟。八年前,安昌河→有個叫《富貴的足球》的劇本★投拍,余元Ψ 是劇組的化妝師。安昌河印象中這人化妝技術不錯,也挺能侃的。

                電話裏,余元約安昌河見面,說是有急這是事。安昌※河答應赴約,但余元神秘兮兮的,不停更換見面地點,搞得跟地下黨接頭似的。余元說他掌握了一個天大的秘密,而這個秘密正給他招來殺身之禍。

                兩人終於碰了面,安昌河見余元一副張皇失措、驚恐不安的表情,也難免緊張:“怎麽了,你殺人了?”

                “殺人的⌒ 不是我!”余元》警惕地環視了四周,又側耳聽聽有無可疑的動靜,然後才╲壓低嗓門,湊近安昌河,說:“是胡老板!”

                安↓昌河一楞:“誰?”

                “胡老板!”余元▽提高了點兒聲調,怕安昌河不記得▅似的,提醒道,“投資你電影的那說不定有意想不到個……”

                安昌河輕輕一笑,點了點頭,擺手打斷了▓余元的話。這個胡起碼是十級仙帝老板,他哪會不記⌒得?當初,因為資①金問題,《富貴的足球》遲遲沒▲能開機,是胡老板讓事情有了轉機。本來兩種力量是件好事,但這胡老板著實讓人頭疼,粗暴、自以為是,仗著有倆臭錢m ,總是擺出一副為所欲為的派頭,把劇本糟蹋得不成樣子。

                安昌河心裏〗嘀咕:要說他殺人,也不是沒可能!

                余元說:“我找你,是因為這麽多年裏,只見你有膽量、有底氣和他對著幹!”

                “你好好說,究竟怎麽回事?”

                余元剛想說,環顧了一下ζ四周,又堅持要再換個安全的地方。他說因為胡老板的人此刻正㊣到處找他,他嫌周圍人多眼雜,沒辦△法提心吊膽地來講那驚天的秘密。得,誰讓安大作家實在好奇呢,只能把余ω 元帶回了家。

                兩人『來到安昌河家,余元猛灌了幾杯涼茶後,開始說事兒∑了——

                自從上次合作〖後,余元和胡老板也好些年頭沒聯系了,直到一個今后禮拜前,胡老板突然給他打來電話,說有件方向走去私事要找他幫忙,說是余元當㊣ 年的化妝術,給胡老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掛了電話的第二天,私家車將余元接到了一個偏僻的山村,車在一棟豪華的別墅前停下。宅子門口掛著挽幛,院子裏哀樂低回,紙紮匠忙忙碌碌……胡老板披麻戴孝,正忙著應酬前來吊喪的親朋好友,看〗他那一身重孝,就知道是他家老人ξ去世了。

                余元趕緊扮出哀傷的樣子,要』去靈堂給亡者上香禮拜。他剛到門◥口,就被人扯進了後院的一間屋子。余元被眼前的情形嚇△了一跳:屋子正中ζ 有一張桌子,桌子上躺著小子一具屍體,屍體被一塊白布蒙著頭臉,但㊣看得出來,應該冷光一下子竄了出來是個男人。

                這是誰?人被硬邦★邦地置於桌上,身上○沒有一床壽被,身下更是連草席也沒一張……這▓冷清寒磣的場景,與外頭厚禮重孝的氛圍簡直是鮮明對比。余元當下就判第六波靈魂神劫猛然在空中不斷匯聚定,這桌上的屍體,絕對不是胡老緩緩沉吟開口板的親人,倒應該是仇敵。

                胡老板進來了,二話不說就往外掏錢,一沓一沓的,擺在桌上。

                “這是五萬塊。”胡老板又摸出一張照片遞給余元,指指桌上那具屍體,說,“你把那人給我整成這個樣子,完事後●還有五萬塊!”

                余元這才知道,胡老』板要他來辦的這件私事,是給屍體化妝,更準確⊙地說,叫易容。他不禁有些心搖了搖頭慌:“胡老板,你得跟我ζ 講,這究竟咋回事呀?”

                “沒‘咋回事這一︾說,事兒辦完,出大門你就得永∮遠忘了!”胡老板幹脆的話語裏,透露著一●股子狠勁,“能忘嗎?不能的話,再加錢,或者我給你○想別的辦法!”

                余元雖然好吹牛,但在他身旁劇組混了這麽多年,本事還是有點的,他輕輕松松地就可以將一個美神界之門會在這第三層嗎貌的少女,化妝〓成為醜陋的老嫗;也能讓瘦子扮成胖子;讓中年漢子回到青春少年。不過,這回卻是給死人化妝,難免頭皮發麻,脊背生涼氣。事已至此,余元只能打開工具箱,硬著頭皮,僵手僵腳地工作起來。漸漸地,他有點習慣了這個環境,膽子也大了點兒,手@也靈活了,自然,心思也『多了起來。

                瞧著照片上這位老人的容貌,和靈堂裏躺著的那人∏一模一樣,像極了ㄨ胡老板,不消說,就是胡老板的親爹!怪了,他明明躺々著個爹在靈堂,為︽啥背地裏又要將這具屍體化妝成爹呀?這師父演的哪出啊?最要命的是,這個即將被掩蓋真實面目的死者,到底是誰?

                余元不禁打那就是五行神尊了個寒戰,他☉既害怕又好奇,想立馬撒腿遠離¤這破事,又忍不住想繼續探個究竟。他檢查了∮死者全身,沒有發現刀口或是槍傷,又仔睡吧細看了脖子,沒有勒痕。難不成他是害病死的?瞧著死者的面容,頂多也就七十來歲光景。皮膚光潔,肌肉飽滿,指甲修剪齊整,手上沒有一點繭皮……余元通過這些,初步可以判定這原來是一個健康的人,應該還是一個有教養的體面人,而且,不大可能是正常死亡!

                說到這兒,余元拽過安昌河的右手,捏著他的中指◥,摸了摸第一個指關節,那裏因為長時「間握筆,被筆桿磨出了繭子。

                “跟你一樣,他也是淡淡個寫字的!”余元神∩秘兮兮地說,“跟你說,胡老板找我︽給屍體化妝的事,我也摸了個八九不離十了,他是要讓那個◤倒黴蛋代替自己老爺子進◥火葬場……”

                “為啥?”安昌河略一思忖,“難☆不成他要安排老爺子土葬?”

                “對!”余元說,“自《殯¤葬管理條例》發布以來,我們愛城這地方一直嚴雖然在名額爭奪戰之中搞小動作極有可能被發先格執行。胡老板在社會上有頭毒性有臉的,就算有那念頭,也不會明目張膽看著眼前地去幹出格的事,但背地裏使些手段還∴是會的,畢竟他有錢,不是嗎?”

                “不惜殺人?就為了讓他父親完身安葬?”安昌河覺≡得這推斷太不可思議了。

                “官做得越大,越是戀棧!人越是有錢,越是愚昧!”余元為自己得出這樣的結論很是自得,“況且,事實可是擺在那裏呢!”

                余元說,他做完化妝工作已是第二天傍晚了。胡老板過來仔細瞧了,很滿意,為此又額外賞了他兩萬塊錢◥,只是再次叮囑他「,出門就把這事給忘了。在道別的時候△,胡老板突然伸手拍拍余元的腦袋ぷ,陰惻惻地說:“你這顆腦袋◥瓜子,大概也就值十▆二萬吧?”

                說到這兒,余元變得完全可以交給他有點激動,說回到家中,他就噩☆夢不斷,眼前凡是修煉了暗之力老是出現那具在自己手底下逐漸變了▓容貌的屍體,他還夢見胡ㄨ老板重金雇的殺手,用各種方法來追殺他。他╳剛逃脫一輪,又來了新的一輪……他無處可你沒事吧逃,但又不甘心坐以待斃。

                安昌河聽著,微微皺起了眉頭。他看著余元,覺得他有些緊張過頭了,似乎並沒有講出實話。胡老板是不是個信守承諾的人,還真不敢說,但這人不大可能在余元離開後,就派人追殺他,如果有此≡必要,為什麽還要讓他走出院子呢?一定是余╲元先搞出了什麽動作。

                惹禍的賊心

                在安昌河的逼問下◣,余供奉元只得說了實話。他說他剛剛▅離婚,因為錯在己身,所以他差不多是凈身滾蛋№。剛剛拿到的十二萬』,還沒捂熱,當夜就被債主▓索去了。所以,他心一橫,決定利用眼下這個好不容劉沖光大聲咆哮了起來易撞上的秘密,發上一①筆橫財!

                安昌河問:“你勒索胡老板了?”

                余元嘆了一口氣,說他給胡老板打了個電話,說手上※有個項目,希望獲得胡老板一百萬的贊助。胡老板問他是個什麽項目,余元說,是部電影,名字叫《屍體們的奇異生①活》,說的是人死了,但是屍體會說話,暗藏的秘密最終會暴露……胡老板還沒聽他講完,就說:“這個電影很有意思,我資助你三百萬吧!你是過來拿錢呢,還是我叫〇人把錢送過來?”余元說:“你就把錢打到╲我卡上吧!”胡老板爽快地說:“好啊,你等著啊!”

                三個小【時後,余元下樓去買@ 煙的路上,一輛黑色小車沖他飛馳而來,如果不》是他事先警醒,早成了№車下亡魂。看順天盟著那輛車絕塵而去,余元驚恐萬狀,他知道這已經不再是錢不錢的事↘了,而是死不對冷光使了一個顏色死、怎麽死的事了▅。他知道自己辦了件蠢→事,但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他給胡老板打∏電話,胡老板說:“我正在給你準備錢呢,你著什劇毒麽急呀!”說完,胡老板就掛了電話,余元再撥過去,對方已經不接了。

                這事,安昌河越聽越不對勁,開始有些著急了№,他問余元:“你為〒什麽不報警?”

                “報警,對我是有百害而無一利!”余元說,胡老板在本地經營了幾十年,誰搞得清楚他的頭頂上有多少保護傘?況且余元自己在這樁事情裏頭扮演的也不是什麽好角◢色,助紂為虐、敲詐勒索……搞不好也會吃官司卐的。最要命的,那收取的十二萬肯定也會被逼吐出來。

                安昌河盯著余元問:“那你找我√幹啥?”

                余元說他也笑著開口問道是有一番考量的。首先,安昌河是→個有影響的人,胡老板忌↑憚他,絕對不敢傷害他;其次,安昌▽河有背景,父輩★是紅二代,妻順利到讓人不可思議子一家都是警察,老丈人還是本地公安局局長※。更重要的一點,余元發現,胡老板其實對安昌河挺走了過去敬重的,曾經不止一次地說:“除了安昌河,這世間敢跟我講狠話的人還沒出生呢!”

                余元觍著臉,求安昌河出面跟胡老板再“溝通”一下,希望他能慷慨一點,多少資助一些。

                安昌河瞪著余元,說:“你小子想什麽呢?你跟我講了這些,再讓我跟胡老板去講錢,想把我也拽進你這個爛泥淖?”

                余元趕緊擺手,轉而又問:“那你能』不能借我兩萬塊錢?我想遠遠地躲一陣子!”

                嗨,這小子!安昌河卐突然意識到,這家夥︻剛才講了那麽多,沒準兒全是騙人的,恐怕就是圖錢ζ!不過,他剛才講得聲情並︾茂,哪怕當寫作素卻是大吃一驚材來聽,也挺帶勁。這事如果是真的,後面恐怕●還有很多可挖的呢!於是,安昌河說:“兩萬夠嗆,一萬吧。”余元表現何林一把抓過萬象珠得倒是爽利,說:“好,一萬就ω 一萬!”

                拿了錢,余元並沒有『著急離開,他神神秘秘地講:“哥,一會兒∑我叫個快遞,給你送個東西。這死神之左眼和死神鐮刀都達到了神器東西放我這裏不保險,你可一定藏好,因為所有的秘密,估計都在裏頭!”

                送走余元,安昌河越想越覺得這事劃不來,為了這麽個亂七♀八糟的故事,竟然付出了一萬塊的※代價。這時,妻子來電話,要他到老丈人家裏吃飯。老丈人今天告別近四十年的警察生涯,正式退休。

                家宴上,安昌河聽著那幾位警察親人聊著各種案子,他裝著漫不經♂心的樣子,問道:“最近可有人卐報失蹤?”妻兄說:“倒是有幾起。”安昌河問:“可有老人,七十歲左右的?”妻嫂說:“有。”安昌河問:“男的?”妻嫂說:“是女的。”

                一串ξ問答後,妻兄首先表示奇怪一塊空地:“哎,你咋打聽這些︾呢?”

                安昌河◥只能說最近要寫個東西,想了解一下這方面的情況。他本以為就此遮掩過去△了,不料回家的路ζ 上,妻子卻問他是不是有發下靈魂誓言事情瞞著她。安昌河々笑了:“我能有啥事瞞著你?”

                “哎,說真的,你是不是沉聲怒喝道有啥隱瞞著我?”妻子的表情很嚴肅。

                安昌河心想:我能咋說?我說今天有個愛吹牛的家夥,來跟我吹了個關於屍體和富翁的故事,然後順理成章地從我手裏拿走了一萬塊錢?那還不把她笑死?再說,她可是刑警大隊重案組的“神探”呢!

                安昌河笑著對妻子說:“真沒啥事,別瞎想啊!”

                到家的時候,門衛遞給安昌河一個快遞包裹,是個小小的盒子,輕飄飄的。安昌河沒『在意,一路拿回了書♀房,但是拆開∏的時候,掉出來的東西卻把他嚇了一大跳——那是一截手⊙指,絕非道具!

                安昌河發了好一▂陣呆,先是拿筆把那截手指撥了撥,發現它是』中指。然後◤他壯著膽子,用紙巾在天使一族之中捏著指頭,拿到臺燈下細瞧,看見第一個指節ξ 上,有輕微的凸起是不是可以殺了我,那凸起︾部分明顯是繭子。他忍不住摸摸自己的右∮手,基本確認這手指的歸屬了……明亮的臺燈下,那指腹上的紋路格外清晰,一圈一圈,仿佛只要解道塵子淡淡開口開它們,一個驚天的秘密就昭然若揭!

                安昌河猶豫到淩晨,還是決定不要把這事告訴妻子。他想了想,這截斷指應該是余元從那具無名屍體上偷偷切下來的,他想拿它當胡Ψ 老板的把柄也好,或是想留著以後當破案線索也罷,至少現在還沒想驚動警察。現在,這麽個關鍵的東西,落到自己手裏,該怎↘麽處置,安昌⊙河一時也拿不定主意,於是他將那截中指包好,再裹上一層塑料布,裝進一個精巧的茶葉◥罐子,悄悄放進冰箱冷凍這蟹耶多室的角落裏。

                第二天◤早上,安昌河起晚了一ㄨ些,沒想到一貫忙得腳不沾地的妻子竟然破天荒地做々好了早餐。吃飯的︽時候,妻子兩身上冒起了一陣陣火紅色眼盯著安昌河,最後忍不住問道:“你真小唯沒啥事兒?”

                安昌河笑道而何林:“我能有啥事瞞住你的火眼金睛呢?”

                “那就好。”妻子話這麽說,卻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第二章·胡老板

                救贖的故事

                沒過多久,安昌河就接到了胡老板的電話。他倒也不意外,胡老板這樣的人物,得到點風聲,還不簡單?電話裏,盡管胡老板的聲音聽起來很鎮靜,但安昌河還是感覺出了他的慌亂。

                一番寒暄過後,胡老〓板開門見山:“余元可是↘找過你?”

                “是的,”安昌河說,“他來↓跟我談個電影,說你願意投資,請我幫他寫♀一寫本子。”安昌河◥感覺到胡老板聽得很認真,心想,也沒有猶豫的必要,順口「就告訴了他電影的名字——《屍體們的奇異生活》。

                “好啊,我很想知道這部電影的故就算這場贏了事,如果真是精彩的話,我很願意▓投資它!”

                胡老板迫不及待地要在遠古神域沒死跟安昌河見面好好談談。安昌河就約他在奧斯卡影城▆的咖啡廳見,那裏人多,就算他胡老板◥膽子比天大,也不敢輕舉妄動。

                準備出門時,安昌河想起什麽,於是只怕也沒有消了折轉身,走進廚房,拉開冰箱,卻發現冰箱被整理過。他的心頭隱約有種不祥之感。他翻遍了冷凍室,也沒找到那個精巧的茶葉罐。

                茶葉罐不見←了!哪裏去了?安昌河給妻子打去〓電話。

                妻子問:“怎麽大喘氣的,出什麽事了?”

                “你整理冰箱了?”

                “是啊,怎麽啦?”

                “你看見過一個小茶葉罐嗎?擱冷凍室㊣ 的……”

                “茶葉罐?有啊,我扔了。”

                “扔啦?”安昌河幾乎是驚呼【起來。

                妻子說:“是啊,扔了。”

                安昌河越想越覺得哭笑不得。妻子平常是個很少過問柴米油鹽的“警界神探”,今天》一大早起來,卻破天這里應該有個幻陣荒地給他做了早餐,還順手整△理了冰箱。妻子說,她剛打開那個茶↓葉罐就聞到了一股子怪味兒,趕著上班沒細看,和那◥些過期的酸奶、黴爛的蔬菜一起扔到外頭的垃▆圾箱了。

                妻子問:“裏頭有什麽重要的東尊者西?”

                安昌河只能說沒有。

                “聽你的聲音,好像我丟了你什麽珍貴的東西呢!”

                沒等妻子掛了電話,安昌河就奪門而出,直奔垃圾箱,那裏面已經空空蕩蕩。

                前往奧斯卡影城的路上,安昌河有些回不過神,心頭就如同那個垃圾箱,空空蕩蕩。站在咖啡廳門口,他穩穩神,做了好幾遍深呼吸,才往裏走。

                胡老板老遠就站起了身子,看看安昌河,又往他身╱後張望,然後問:“余元呢?”

                安昌河說:“他忙著呢。”

                “那個←關於屍體的本子,是個什麽故【事?”胡老板顯得很憔悴,面色青灰,眼窩深陷,眼〗球布滿血絲,聲音沙啞。安昌河覺得,如果不是那一身名牌和手腕上的大勞力士硬撐╲著,今天的胡老板看↓上去和落魄的商人沒啥區別。

                安昌河說:“余元跟我講了一點他的想法,我還沒答應幫他寫呢!既然▅你有投資意向,肯定是而且被他的故事和人物有所打動的,何不談談№你的看法呢?”說著,他看』著胡老板,胡老板也看著他,兩人就那麽微笑著對視著,就像一對相持不下的賭徒,在比試誰更能沈住不用驚訝氣,等著對方亮出底牌。

                “事已至此,咱們就不繞彎子了。”胡老板嘆口氣,神情哀傷,“我不管余元都跟你講了啥,但事情絕非他說的那樣。他添油◇加醋,危言聳聽,其實就是想訛我!”

                “那……究竟是怎麽回事?”安昌河擺好了認真傾聽的架勢。

                事情似乎很簡單,而且都在〓情理之中。一個〖關於救贖的故事,乍一聽,還挺一旦成為散神感人的。

                20世紀五六十年代,胡老板的父親是秦村德高望╱重的老前輩。這一年,村裏來了個年輕混蛋人,據說曾經是個大↑學生,被趕出了校@ 園,原因很簡單,就是他的父親投敵叛√國了,他自然受№到了牽連。就因為這也不會超過一千種層關系,這個年輕人走到哪裏,就挨墨麒麟怪異批挨鬥到哪裏,簡直對付冷光像過街老鼠一般,因為人人都見不得他,所@ 以就落下了個“爛紅薯”的綽號。

                到了秦村,情況一下子就不一樣了。胡老板的父親說:“古言道,公是公,婆是婆,父親犯過,哪裏有兒子受罪的道理?”秦村人也都覺得這話在理,所以不再拿他說事。被如此善待,爛紅薯自然感恩戴德,除了勤奮勞動,還總想著怎麽報答胡老板的父親和秦村的百♂姓。

                因為連年歉收,秦村人日子〖過得非常艱苦,一年中有大半年,米缸子都是■空的,好多人家吃◢了上頓沒下頓。爛紅薯找到◆胡老板的父親,說了不甘自己的想法。他說,靠國⌒ 家救濟糧是不頂事的,靠群不知道是神獸眾自力更生也不現實,餓得鋤頭都拿不動,講什麽精神都是白講。只↑有靠一樣東西,然後通過兩年時間,來徹底改變這種▽狀況。

                胡老板︻的父親問什麽東西,爛紅薯說,紅薯。胡老板的父親說:“紅薯?我們種的有呀!”

                爛紅薯說:“種的面這老巢積不夠,品種也不行。”

                見胡老板的父親一臉茫然的樣子,爛紅薯就給他講起了紅薯的歷史——在明朝之前,中〓國人口一直增長不明顯。自※從明朝萬歷年間,從菲律賓引進紅薯之後,中國人依靠這種“生食如葛,熟食如蜜”的東西,實現了人口的大增長。所以爛紅薯覺得,秦※村應該盡可能地在旱地上都種上紅薯,而且必須換上新的品種。目前秦村栽種的品種,也不知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完全老』化了,所以要重新就等夜晚培育和改良。

                “培育∑ 新品種?”胡老板的父親問,“誰懂這個?”

                爛紅薯說:“我懂,我大學時就是學這個的。”後來,他拿著胡老ξ板父親開的介紹信,不知︾道跑了哪些地方,都以直接都被轟成渣了為他失去監管,再也不會回來了,他卻突然回到了秦村,背了一口袋紅薯新品種。

                爛紅薯首先搞了一片試驗田,結果大獲↘豐收,一蔸五六根,大的兩三斤,小的也有七八兩。第二年進行大面積推廣,整個秦村到處都栽種了他培育的新品種。看著長勢喜人的藤蔓,家家戶戶都忙著挖紅薯窖,但很快就發覺不對勁了,因為紅薯的廂壟不見鼓脹,都八月了,刨開一看,只〓見麻繩般的根系,不斧頭見拳頭大的莖塊。這下,爛⊙紅薯也慌了神,失魂落魄地♂在紅薯地裏兜了一陣圈子,然後趁著夜黑,竟♂然屁股一拍,跑了。

                荒唐的心卐願

                爛紅薯這一 跑,可把胡老板的父親ㄨ害慘了。第二年沒錯開春,秦村出現了餓死人的現象,還有不少人家背井離鄉,開始了◥逃荒。事情鬧到上頭,調查組▲就來了……胡老板的父親就算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了。大家對胡老板的父親怨言紛紛,嚷著要他賠償損六個細小失,還有的吵上門去破口大罵,甚至對他拳腳相加。一直受人敬重的老爺子哪受得了這般刺激?他大病一場,險些丟▲了性命。

                病愈後,胡老板的父親整個人①都變了樣子,整天神神道道,戰戰兢兢,天上響個雷,都會被嚇得摔個屁股墩,日子過得苦不堪言。後來胡老板做上Ψ 了生意,情況才♂稍有改善,可看起來 威壓不愁吃不愁喝,出入雷劫都是寶馬奔馳的,老∏父親的精神狀態卻依然很糟糕。他直接朝焚世涌了過來特別怕死,對過去⊙也充滿怨恨,認▂為自己好心沒好報,是爛紅薯禍害了他,讓他這麽多年都像一條落水狗一樣『活著。

                不久前,胡老板的父親因為病◤入膏肓,行將就木。也就在這時一字一句開口候,一個老者突隨后也是低頭沉吟然出現在秦村,跟人打聽胡老板的父親。他一見胡沒一團老板的父親,就深深地一鞠躬,連聲說著“對不起”。時隔▃這麽多年,胡老板的父親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顫抖著胳膊指著他,老淚縱橫,扯著哭腔說:“就是你把我害成這個樣子的啊!”

                這位老者,就是當年的那個爛紅薯。這麽多年,他跑哪裏去了?他跑國外去了。這麽多年了,孑然一身,一直在做紅薯研究。當他終於完成了皇皇▲百萬言的《紅薯史》後,覺得此生還有最後一個和之前心願未了,那就是回到♀祖國,向胡老板的父▲親致歉。

                等老爺子平靜下來,爛紅薯來到↘他跟前,剛要道歉,沒想到老爺子⊙似乎又腦子犯糊塗了,他沖著爛紅嗡薯大喊大叫起來:“快把ぷ他攆走,他沒事是火葬場的人,不要把我送去燒了!我還會活過來的啊……”

                見ㄨ到昔日的恩人神經兮兮、驚恐萬狀的樣子,爛紅薯問胡老板究竟怎麽回事々。胡老板本不願搭理他,但架不住爛紅薯一再追問,就說,他父親不止一次說過,自己不想還想騙小爺被燒成灰,他想以完身安葬。因為曾經有個陰陽師告訴他,他日後死了,只要完身安葬於胡家祖墳東南角的∞一棵古槐下,便還※會活過來。因為胡家祖墳那片地是整個秦村最好的風水寶地,四周茂林修竹,最能藏風聚氣,那棵千年〖不壞的古槐就是佐證。老爺子起初並不相信這】話,但那陰陽師越說越神乎一大片沙靈成,說老爺子命中有一劫,要替人背鍋,蒙受冤屈,再得三ぷ年陽壽,是老天作為對他曾經遭受苦難的】回報。這話一下子說得老爺◥子老淚直流,從此對自己能復活一事是堅信不疑了。

                不過,等提到當地「關於殯葬的法規時,胡老板←就一臉愁苦了。爛貴賓和第六寶殿紅薯聽了,沈默良久,輕嘆一聲,說:“好吧,就讓我來幫他實現這最後的心願吧,也算我的贖罪。”說完,他就走了。

                此後,每隔一兩天,爛紅薯就會過來探望胡老板的父親。他告訴胡老板,已經找到了實現老爺子心願的方法,只是老爺子一時清醒,一時糊塗,一會兒有出氣,一會兒沒進氣……搞得爛紅薯的神情也越來越怪異,陰晴不定的樣子。

                胡老板嫌他煩,要攆他走。爛紅薯說:“你先聽了我的想法,再決定是不是攆我走吧。”他的想法〓可把胡老板嚇了一大跳——爛紅薯說他莫非是原本是想買具屍體,用來替〗老爺子進火葬場,但他現♀在改主意了。他覺得這樣的買賣太缺德,無異←於殺人。更何況準備賣屍體給他的那【人,是他的故人攻擊還真強,和胡老板的父親一◤樣,也曾經對他有恩。所以,“舍身飼虎,割肉餵鷹”,他一直在讀佛經,現在終於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了。想了一晚↓上,他決定用自己的身體來完成這個交易。

                胡老板驚得◥大吼:“你瘋了吧?”

                爛紅薯苦笑一下,神情很快恢復了淡定。他說自己這一生坎坎坷坷,這些年來,心微微一愣裏也一直飽受折磨,如果不是想要完成那本《紅薯史》,早自殺八百回了。他在這世間已無任何親人,死後更不知該歸葬何處。現在書已完稿,他也算是夙願已了。所以,他決定死去,替胡老板的父親進焚屍爐,到時候請胡老板將他的一把骨●灰當成肥料撒在秦村的土地上,也算是對這片曾經厚○待他的土地一點報答。

                胡老板聽得張■大了嘴巴,半天回起拍價十萬不過神,正張皇不知所措時,父親那【頭又說人快不行了。胡老板匆匆打發爛紅薯⌒ 走,爛紅薯倒也〗沒再堅持剛才自己那個提議,只說他︼想留宿一晚,也算陪陪老爺子。胡老板懶得再跟他掰扯╲,便由他去了↓。

                第二天中臉上掛著濃厚午,胡老板的父親駕地獄深淵之中鶴西去,臨終之際,老爺子還在念叨:“不要進看著陽正天高煙囪,要完身安葬,等待重生……”胡老︼板嘆了口氣,這才發現,說好要陪陪老爺子的爛紅薯怎麽沒見人呢?到了客房,推門一看,胡老板倒吸一口涼氣,只見爛紅薯竟直挺挺地死在了床上。

                “前頭半截的事情就是這樣,”胡老板說,“之後,我都遂了他們的心願。我把爛紅薯化妝成我父親的樣子,送到火葬場,然後把我父親殮進大柏木棺材,葬在祖墳地那棵古槐下。我剛撒掉爛紅薯的骨◇灰,余元就打電話來好了,跟我談起了他的■電影項目。我說這個項目很有意∮思,願意資助他。當我熱起來的時∞候,他卻突然涼〖了下來,人影都見不身上殺氣暴漲著了……”

                安昌河︻忍不住問:“那個叫但是爛紅薯的老人,他他們也知道這個地方就沒留下只言片語,就那麽幹脆地、毫無征⌒ 兆地死在了你家?”

                “這就是我越想越生氣的地方!”胡老板嘆著氣√,“但這人也是個怪人,不管當年從秦村逃跑,還是從國外回來,不是都一聲不響的嗎?”

                胡老板說了一大圈故事,安昌河聽著,有時皺皺眉,有時∩撇撇嘴,最後,他還是明確地告訴胡老板:“你講的ω這些,我還是不相信……”

                “這件事情對於我來說,不重要啦!”胡老板牙疼似☆的吸著冷風,痛徹心扉一般,說,“我之所※以急著要找到余元,因為他□ 可能偷走了我的老爹!”

                復活的屍體

                胡老板又開始對安昌河細說那後半截的事了——解決了父親不進焚屍爐的大〖麻煩,還有個小〗麻煩,就是怎麽處理父親死後重生的■問題。常識告訴胡老◢板,死後重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父親生前一次次地提這事,臨終前又一⌒ 再叮囑,一萬個怎么可能不放心的樣子,所以,胡老板不敢怠慢。

                其實這也不是個難事,停屍一陣子嘛,他要真活過來,一聲咳嗽大家也都知▅道了,但是依照父親的說法,他是必須葬進棺墓裏,仿佛真是要經過與世隔絕、陰陽分離的這個環節,才有可能重生的,就像果子掉落地裏,必須要先腐爛掉外頭的◣果肉,果核才能破開,長出苗子。可是,都埋進泥巴地裏去了,又怎麽知道※他活過來呢?因為老爺子這件神器到底是什么呢自己也講不清楚是在哪一天□ 活過來,是埋葬後╳第三天呢,還是第五天?總不能每※天都扒拉開墳頭看看有出氣沒有,是不■是恢復了心跳……父親生前說過他不由哈哈狂笑,“葬”就是“藏”,之所以要把先祖的屍體在風水●寶地“藏起來”,因為那已經不是平凡之實力強大物,而是“寶器”,是“法物”,可以聚斂天地靈氣,福澤後代是手底下那個神秘高手子孫。所以,隔三岔五扒拉墳頭棺≡材,古古怪怪的不說,不是很容易就把那聚ξ斂的靈氣泄了嗎?

                咋辦呢?這事兒……

                胡老板突然想到了高科技。他讓人趕緊從城裏買了一款最新的智能健康手環,這玩意兒能測血壓、心電、血糖……關鍵是超長待機,能定位,而且信號極強。胡老板親手將手環戴在父親手腕上,再和自己手機上①的App關聯上,這才松了一口氣。是啊,有了→這個東西,躺在棺墓裏的父親有輕微的變化,他睡在床上就可以知道。

                連日↘來的勞累,隨著父親的入土消①散了,胡老板頓時如釋重負一般,挨著床就酣然入▲夢。

                這天早上,胡老板睡得走吧正香呢,被余元一個電貴賓室飛掠而去話驚醒了。聽他含沙⊙射影地說要搞什麽關於屍體的電影,胡老板▂立馬聽懂了他的企圖,氣得暴跳如雷,喝令手下必須、趕緊、不惜一∏切代價把余元找到……正在焦頭爛額的時候,胡老板發現他手機上的那ㄨ個App有了動靜——

                動靜可不小攔住他!收縮壓100,舒張壓70,心率80……再仔細一看GPS定位,竟然在行進中,而且前方就是土鎮!胡老板猛然意識到了這意味著什麽,激動得靈魂→都出竅了。手下人見胡老板臉色大變,以為發生了什麽大事,趕緊過來。一聽,喲,真是大事呀!胡老板的父親真的復活了、重生了,而且爬出了墓穴,正在前往土鎮的路上!

                就在幾個人『一驚一乍間,動靜又沒了。胡老板晃了晃手機,以為信號不好,可再看,是滿格呢!

                “咋回事?”胡老板一拍腦冰冷袋,“走,去墳墓看】看!”

                一群人∏趕緊往房屋後面的棺山跑去。自古以來,秦村死了人,都安葬於Ψ 此,所以此地也是很多人家的♂祖墳地。後來搞“學大寨”,棺山的墳頭被扒為什么可以吸收青神風和銀雷拉一多半,開墾成梯田,栽種紅薯、玉米。因為植被破壞,土腳不牢,幾場洪水就把辛辛苦苦開墾的土地沖了還有蟒王六個急速朝小唯他們飛掠而去個精光。七十年▂代末,這裏就成了一片荒山。陸續Ψ又栽種樹木,樹木成林,固穩了土腳,死的人又重新埋上山,這裏又恢復成了棺山的樣子。

                胡家祖墳就在棺山邊的一片臺地上,盡管胡老板他們已有心理準備,但是眼前的情形還是讓他們感到觸目驚心:墳頭被扒掉了,棺材板兒被掀→翻了,陪葬物品被扔了一地。自然,他們沒有看『見老爺子。他是啥時候復活的?是剛才App有動靜那會兒嗎?如果是★的話,也太快※了點吧,人一下子躥出墳墓,一眨眼▓就跑到土鎮那頭去了?

                “老板,”一個手狂風兄下猶豫了好一會兒,看著胡老板,說,“我覺得有點兒不對勁。”

                胡老板看著眼前這一片◥狼藉,還沒回過來神。

                “我記得陪葬品裏頭不是有很↘多茅臺、五糧液和中華煙△嗎?咋一樣都不見呢?”那個手下ぷ囁嚅道,“老爺子就滿臉通紅算吃了、抽了,那麽多,可得花一陣時間呢!而且,也不見一個空酒瓶和煙屁股呀?”

                聽到這裏,安昌河覺得這事真是又荒誕又好笑。胡老板嘆口氣,說:“其實我也覺著不對勁了,就算我父親復活重生,他也不是一個人,現場肯定有人搭手幫忙,因為在那些被扒拉開的新土上,可是有不少腳印呀!”

                安昌河肯定地說:“我▼可不相信鬼神,也不相信什麽死後重生,你父親一定是被盜屍了!”

                沒想到胡老板立馬○接道:“我認為是祖龍玉佩散發著一陣碧綠『色』余元幹的!”

                安昌河█想了想,覺得余元沒有這個∑膽量,盜屍者,肯定另有其人,是他胡老板的新〓舊仇人也不一定,做生意〗這麽多年,明搶暗奪、爾虞四周看了看我詐的事情,他肯↘定沒少做,有人報復也不稀奇。

                “究竟是怎麽回事、什麽來頭,很快就會有它結果的。”胡老◥板信心滿滿,他的那個App上時不時地就會有動靜出現,這就意味「著,如果不是他父親復活後在使用那款智能健康手環,那麽使用者就肯定是偷盜他父親屍體的家夥。

                正說著話,胡老板電話響了。掛了電話,他很緊張,說話的聲音都在哆嗦。

                “你有時間嗎?”胡老板深呼吸一口氣,看著安︾昌河說,“找著了,還在土鎮呢!”

                第三章·大粉匠

                苦□命的老人

                說起土鎮,免不了要再說說紅薯的事。

                傳說三國時期劉備入蜀,行至土鎮,感到饑餓,就請ζ 店家給弄點好吃的,他々要慶賀這一路的順利。只是因為連年兵燹,民不聊生,店家根本拿不出什麽㊣好吃的,最後用家中僅剩的一點看著獨角黑馬王和紅蜘蛛紅薯粉,做了碗粉條。劉備吃後,感覺粉條〗軟糯爽滑,十分高興。後來蜀中≡日漸富庶,因為劉備喜食粉條,遠近百姓都到土←鎮來學習粉條制作技術,品嘗土鎮【粉條的美味……

                故事當然是鬼扯的,三國@ 時候怎麽可能有紅薯呢?沒有紅薯,又何實力來粉條呢?鬼扯歸鬼聽到了扯,但土鎮粉條在制作技藝上確實頗有講究,而且土鎮出產的粉條,品質也比其他地方高出許多,因此土鎮粉條不僅是土鎮當地的一道美味,也是土鎮的一個龐大產業。

                大約是自有粉條起,土鎮就誕生了一個新的職業——掛粉師,也叫拍粉匠。粉條制作首先從磨紅薯開始,然後是澱粉、曬粉、制漿、掛粉……看起來◥簡單,卻很講究手藝。同樣的紅薯,不同¤的掛粉師做出的粉條,一口∮就可以吃出三六九等。手藝最好□的掛粉師,人稱“大粉匠”,工價最高,也很↑難請到。

                土鎮最有名的大粉匠,綽◇號小漏勺。小漏勺十歲跟在師傅老漏勺■屁股後面洗紅薯;十一歲磨紅◢薯;十二歲學曬粉;十三歲學制漿;十四歲我也是看看它這年,就親刀芒沖天而起自掌勺拍粉掛漏;十八歲就成了遠︻近有名的大粉匠。

                那會兒的小漏勺,從九月挖紅薯,一直要忙到臘月初頭。如果不從三月紅薯秧子出土的時候就開始約請,你根本別想請到他。小漏勺的手藝好過老漏勺,但是工價卻比老漏勺低一成,他以此表現謙遜,也是向師傅致敬◤,更顯示出他的厚道仁義。

                憑著一把好◣手藝,小漏勺讓全家過上了幸福的生活,他養了個兒子,新蓋了大▓瓦房,馬上又準備換□小洋樓。也就在這時候,機制粉↑出現了。機制粉來得快,大粉匠一天的活兒,頂■不上機器轉動半小時。突然,掛粉師就全都沒活兒●幹了。當然,就算最著名的大粉匠小漏勺,也∞同樣如此。

                這〖一年的秋冬季節,小漏勺幾乎接不到啥活兒了,他感覺這日子過得格︻外別扭。到了第二年開我自己自然會想辦法奪回來春,他終究是閑看著眼前不下去了,家裏沒啥積蓄,孩子大了,還得娶妻生子,得出去①找活兒幹啊!可是幹什麽都得講究點技術,所謂騸牛扯糖,各幹一行,作為著名的大粉匠,操了大半輩子的粉勺,還能幹什麽呢?什麽都不趁手。沒奈何,小漏勺只有到工地去拎灰桶。上∩工不到一個月,小漏勺卻出事了,從樓上摔下來,摔斷了脊ω梁骨,從此癱瘓╳在床。沒過兩年,妻子害病去世◣,一家人的日子過得緊☆緊巴巴。好在兒子大順還算孝順,對他噓寒※問暖,給他端□ 屎端尿。除了不♂能下地行走,小漏勺爆炸看起來還真跟常人沒什麽兩樣。再後來,兒子結婚,生了個女兒。孫女漂亮機敏,能歌善舞,真是個小天黑鐵鋼熊眼中冷光爆閃使,小●漏勺喜歡得不得了,可就在孩子十歲那年,禍從天降,竟查出了白血病。為了救孩子,小漏勺和兒子把能賣的都賣了,能借的也都求了個遍,很快就債臺高築。孩子需要骨髓移植,醫院竭力減免,但還是有三十萬的缺口。各方籌集,政府救濟,最後,大順只需要拿出十萬塊,但對於這個家徒四壁的家庭來說,十萬塊√足以讓人絕望……

                自從孫女害病後,小漏勺就不肯吃藥了,他說自己▅老成這副鬼樣子,早該死了,還吃→什麽藥?留給孫女吧!兒子和兒媳不忍心,就算再忙、再困苦,還這神獸追殺過去了是盡心盡力照料他。他們越是對小漏陽正天直接飛上了擂臺勺好,小漏勺就越是♂難受,覺得拖♂累了家人,於是變著法兒折騰自己,只求早死。

                終於,小漏勺病※重了,他知道自己■恐怕離死不遠了,可他突然發現,就這麽死了,真是道塵子突然朗聲開口件很劃不來的事——人們時常說,窮得把骨頭車成紐扣賣。要真能把骨頭車成紐扣賣,那該多好啊,最起碼也可以給孫女換瓶藥嘛!就這麽死了,一點用處也沒有,太虧啊!

                就在這一天,一個自稱叫“爛紅薯”的人找上門來,問:“小漏勺在嗎?”

                特殊的約◆定

                小漏勺回想了老半天,如果不是爛紅薯提醒,還真記→不起他是誰。爛紅薯說,當年他▓搞紅薯研究,專門拜訪過』小漏勺。小漏勺除了↘向爛紅薯演示拍粉的手藝,還好酒①好菜地款待他,聽說了他的遭遇,還一再寬慰他▲。“天聲音異常沉重不會一直下雨〓,人不會總是倒黴,只要肯撲騰翅膀,是鳥兒都會有飛起來的一天!”爛紅薯說,這就是小漏勺威勢一下子爆發了出來當時寬慰他的話,臨走的時候,小漏勺還送了他一把粉條。這麽多年,他可一直記得小漏勺的好!

                所以,爛紅薯並不是空著手來看望小漏勺的,他還準備了很多禮物。看著那些花花綠綠、包裝精美的禮物,小漏勺苦笑說:“你還不如直接給我錢呢!”

                爛紅薯看看小漏勺的家,點點頭:“看樣子你真是很缺錢↑……”

                “是呀!”小漏勺說,“我都想把自己的骨頭車成紐扣賣了!”

                爛紅薯一聽這話▽,楞住了,呆呆地看著小漏勺,說:“你是在開玩笑?想賣掉自己→?”

                小漏勺苦笑『著說,他確實是在開傳承玩笑,但他真希望自己的骨頭可以車成紐扣賣,只要能我夠救孫女,哪怕是下十八層地獄,他也會】笑瞇瞇地前往!

                爛紅薯仔細▓端詳了小漏勺一陣↘,說:“你確實可以值個好價錢的,二十萬吧,咋樣?”

                這下輪到小㊣ 漏勺以為爛紅薯在開玩笑了。爛紅薯說:“不開玩笑,有個人也快死了♂,害怕進高煙囪,想完身落看著忐忑葬……這個人是我的恩人,我正想著怎麽幫直接出現在了面前他呢。”

                小漏勺說:“我也曾經厚待過你呀,你也幫幫我吧,二十萬,把我∑ 賣給他,讓我替他進高煙囪呀!”

                爛紅薯想了想:“這樣還真不錯,既幫了你,也幫了他,我兩頭的人情可都還了!只是看你這樣子,病得比他還重,要是你先死了咋辦?”

                “你莫要擔心,我硬撐著,也要等他先死!”小漏勺像下保證似的,“只要他死了『,我就趕緊㊣死,絕對不會有半點耽擱!”

                第二天,爛紅薯就送了二十萬塊錢過★來,說等那頭的人死◎了,他就過來接小漏勺走。一樁看起來像是個▓笑話的事,就這麽㊣ 成了真事。

                看著眼前這一大堆紅票子,再一聽父親說他把自己賣了,賣這遠古神域里面給一個有錢人,替沉聲道他上高煙囪……大順女人↘就不停哆嗦著,大順身子軟軟地就要往地上癱,良久,一聲長長的嘆息,他就像泄氣的膠皮人,耷拉在椅子上。

                晚上,兩口子根本沒法入睡。大順說:“那人先死了咋辦?”

                大順●女人說:“要是爸先死了,而那個人還活得好好的呢?”

                大順說:“相差一天、兩天恐怕◥還好辦,相差一個禮拜、兩個禮△拜呢?”

                大順女人說看來:“你沒聽爸說嗎?他們約定的是︾那頭人一死,就通▼知這頭!”

                大順說:“首先得保大聲喝道證爸不會先死!”

                大順女人說:“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應該是那個人先死了咋辦?”

                大順說:“這個問題,我先前都已經說了……”說到這裏,大順狠狠地抽了自熱鬧起來了啊被你嚇到了己一耳光,流著淚哀←嘆道:“這些話,哪裏是人說出口的啊,我們跟畜生有什麽區〓別?”

                女人也〗哭了,大順揩了女人的眼淚又揩自己的:“他們一時發展半會兒還死不了,我們還有點時間。”

                女人看醉無情著大順,大順說:“我得趁著那個爛紅薯來之前想好主意,咱們怎麽也不能把爸賣掉呀!他辛辛苦苦一輩子,就算是頭牛,也應該落個好下場!”

                大順剛想好主意,都還沒來得及落實,爛紅薯突然就上了門,一家人頓時亂成一團。大順哀求爛紅薯,要退錢,要反悔這樁交ξ易。大順女人央求爛紅薯是不是可以緩一緩,讓她去把女兒他帶回來,好叫他們爺孫倆□見最後一面……

                小漏勺●倒是很鎮靜,他說:“這一天早晚都會來的,現在可是最ζ 好的時候。”他要兒媳々去給他燒上一大鍋熱水,他要好好洗個澡,洗去這∮輩子所有的不痛快,幹幹凈凈、輕輕松松地走直接朝妖嬰飛掠了過來〓。

                他叮囑大順要照顧好家人,對妻子,要體貼善待;對女兒,要竭力栽尊者呢培,將來有出可惜土神盾息了,一定要報效國◣家……大順聽得淚流滿面,痛苦不堪。

                “這是在幹什麽呢?我只是過來看看,還沒到帶你走的時候。”

                爛紅薯的話叫大順聽得一楞一楞的,爛紅薯沖他揮揮手,要他去忙自己的,他要和小漏勺說說話。

                見大順不肯離開,還拿ㄨ眼珠子瞪自己,爛紅薯笑了,說:“我知∩道你舍不得你爸,我也舍不得他呀,我得時刻關心著他現在咋樣了,品相◤是不是還好……”

                見大順出了屋◥子,小漏勺問爛紅神石薯:“你真是為這個來☉的?”

                爛紅薯說:“那是當然呀,那頭的人∮現今活得好好的,看樣子一你到底是什么怪物時半會兒還死不了,所以,你可得把這肉↑身珍惜著點,千萬別出岔子!”

                小漏勺點◇點頭,笑道:“珍惜著呢!我這輩■子想也不敢想,這副臭皮囊,竟然值這麽大價錢轟開就是了!”

                “是啊,你可賺了!”爛紅薯說,“那幹脆就再賺大發點兒吧,別把以後的時光當成等死的日但跟龍族子,好生享受,該吃吃,該喝喝,和孩子們快快樂樂!”

                小漏勺眉開眼笑:“你講的是呢!”

                爛紅薯上前擁抱了小漏勺,出門的時候還跟大順兩口子揮揮手,叮囑他們可得把人照顧好點兒,別出岔子。

                “我可是出了大價錢的呢!”爛紅薯說道。

                小漏勺當真為報恩而一心赴死了嗎?胡老板的父親真的復活了?大作家安昌◥河會寫故事,但他也沒能猜到這個故事的結局……敬請關註2021年5月下《故事會》,《復活傳奇(下)》會更精彩!

                (發稿編輯:丁嫻瑤)

                (題圖、插圖:楊宏富)

                猜你喜歡
                漏勺紅薯
                小鬼當家之做紅薯餅
                餃子皮紅薯□派
                我挖到了大紅薯
                尋找不知道紅薯寶寶
                刁逸君的發明秘訣
                扭扭榨汁器
                漏勺的神奇之旅
                蛤蟆魚
                瓶子裏的霧
                紅薯的滋味